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我以为的极乐寺之夜

发帖者 taurus 时间: 星期四, 二月 18, 2016
反应: 
0 评论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那一夜,我们再游极乐寺》此文章刊登于2016年3月21日于《星洲日报。星云》


我们堵在车龙里,从山脚下昂首遥望极乐寺,突然灯饰亮了!车里的我们顿时眼前一亮,“哗”了一声。外子说反正车子无法继续前进,问我及侄女要不要先下车沿途拍照,他会继续把妈妈载上极乐寺,待我俩拍够了再跳上车子继续前进。爱拍照的我们当然不会反对咯!
眼看车子依然进退两难,最终隆哥只好把车子停泊在山脚下的停车场。眼看天色不怎么好,隆哥递给我两把雨伞,我手握着一把雨伞,把手上的另一把伞交给妈妈,告诉她可以当拐杖用。要强的妈妈不甘示弱,问道:“谁说我不能爬?再高都不是问题!”
开始时,妈妈走得很快,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吃力,都尽量把脚步放慢,尽量减少她的压力。可是过后在某段路因店铺进行装修而没有电灯的照亮,妈妈开始慌了,我手中握着手机的电筒,在微微的灯光中与妈妈共同前进。黑暗中,她一直唤着怎么这里那么危险?虽然有我们的陪伴,但是当下我们还是感受到妈妈的恐慌与不安。
好不容易抵达了半山,眼前那熟悉的极乐寺在色彩缤纷的灯光衬托下,美得让人可以屏住呼吸,美得让人忍不住抓住相机使劲咔嚓咔嚓响个不停。可是站在我身边的母亲一丁点儿也没感兴趣, 我看她环顾四周,就是要找张椅子坐下休息。
我们找到了一张石凳,给妈妈坐下,然后就在附近走走看看。有时从高处望下看到妈妈乖乖坐在石凳上与旁人聊天,压根儿也不在意置身于那灿烂夺目的夜景里。过后, 我告诉妈妈我们要再乘坐缆车上极乐寺顶端观看巨型观音的魅力,妈妈告诉我她不上了,她想坐在那儿等我们,反正那儿她也去过了!最后,妈妈在我的游说之下也跟随我们继续向前进。虽然前进的路上并不远,但妈妈的到了吗?为什么那么远的?”这句话连续不断提问着......
当缆车抵达极乐寺的顶峰,踏出缆车就看到一张石凳时,她的瞳孔马上放大,告诉我们她就坐在那儿等候就好。那天,我们并没在极乐寺逗留太久,隆哥催促我们快离开了,妈妈已经很累了,我的心纠结了起来,到底我是带妈妈来享受美景呢?还是让他受苦了呢?
眼看手腕上的手表已是1030,我们带着74岁的母亲小心翼翼地步下了极乐寺,我们的每一步都那么谨慎,妈妈的每一步都那么的没有安全感。再走过黑漆一片的那段阶级,我抓住妈妈的小手,带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倔强的她也不像以往般要我把手放开。握住她的手后,我反而感觉到她不再恐慌。抓住妈妈手的那段路,我的思绪突然闪回了第一次幼儿园时妈妈为了爸爸的爽约,说好要带我们游览极乐寺及升旗山而突然爽约了而与爸爸争执了一番,那是我初游极乐寺,妈妈抓住我的手,飞快地步上了这座被誉为东南亚最高、最大的佛寺。当时,牵着我小手的妈妈嘴里还一直投诉着爸爸的不是。那一次的初游记,我和三哥都格外不安……
后来,再与妈妈同游这里是我师范毕业后,当时妈妈已是花甲之年,不过我还是尾随在她后头......
最后一次与妈妈同游,应该是六年前。当时,妈妈依然很健壮,依然是我们的领队,一直走在我们跟前,一直唤着我们快、快、快......
岁月悠悠数十载,一晃眼,那魅力四射的极乐寺依然五光十色,六年后再见面,她更具魅力了,可是陪在我身边的老母亲已大不如前了。这一趟极乐寺之旅后,隆哥在睡觉前抛下的那一句话:“是不是后悔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让妈妈受苦了呢?”我脑海里泛起了一圈圈的内疚,那个星空下的我辗转难眠。
生命中,有多少人可以如夕阳般烙印在你心里?又有多少人可以让那旧日的影像依旧保持晚霞般的艳丽,不会变老?这是生命的定律,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在适当的时候,说对的话;在还来得及的时候,带他们出门,但请慎重考虑那个地方是否能让他们享受,而不是受罪!


 

陶乐之轩 Copyright © 2010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Graphic from Enakei | Best Kindle De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