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天真的代价--记载真人真事

发帖者 taurus 时间: 星期三, 八月 12, 2009
反应: 

这次我随着大学前往印尼考察,离开雅加达机场前,马来西亚大使馆的负责人将“她”交给我们,托我们把“她”安全带回槟城机场与失散了两年的家人团聚。

坦白说,这两年来我的生活并没多大的改变,“她”的生活却是历尽沧海桑田。两年前,她只不过是个未满17岁的正值芳华少女。可是,就在邂逅了她那印尼外劳男友后,她的人生就从此改写了!那年,她在男友的甜言蜜语怂恿下,相信男友真的是个百万富翁,竟与他从新山附近的“巴当”(Batam, Indonesia )通过水道偷渡到印尼的Lombak 去,从此成为马来西亚籍的非法外劳。

当她抵达印尼后, 她的生活开始痛苦不堪!每天从早忙到晚,工作超过10个小时却只挣到区区的10,000印尼盾(马币约3令吉)。来自米乡之家的她在那儿竟没有米粒涂口,每天四处飘泊,到处寻找树根充饥,若幸运的话就有机会品尝美味的番薯或木薯,那已是她一家人最丰盛的晚餐了。

两年来,她活在水身火热的逆境里。她更为男友生了一名女婴,成了未婚妈妈,当上了年轻妈妈。原以为离开了穷困的家人会有好日子过,怎知踏足印尼后才是她噩梦的开始。渐渐的,她精神出现了问题,经过近二十位医生检验后,证实了她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 印尼政府联络上了马来西亚大使馆,再由大马的负责人穿针引线下,终于联络上了她失联逾2年的家人。其家人在支付了一千两百令吉的手续费及机票费用后,才能安排将她带回自己美丽的祖国,远离那水身火热的逆境。

飞机抵达槟城国际机场后,她火速离开了机舱,我赶紧追随她,握紧她那粗糙的手,要她与我们同行,免得走失了。她操着一口印尼乡音问我哪里有得兑换马币?她还骄傲地告诉我说在她离开印尼前,她的男人给了她200,000印尼屯要她交给父母。

这次,她单身匹马离开了印尼及家人。她抛下了两岁的女儿,离开了带她潜逃到印尼去的男友回到她的故乡,我相信这也是她生命中一个极大的抉择。我看着她一幅天真的模样,不禁感叹起来。我相信她只不过是其中一位离家出走少女的生活写照而已,可能还有无数的无知少女依然活在痛苦中,等待抢救、期待远离困境。我不禁在想:回到祖国后,她还能否拥有像两年前一样的生活?我不知道, 唯有衷心地祝福她,希望她“明天会更好”!

这时,我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以前我在乡区时曾执教过的一位女学生—阿妮, 她的父母总是意见不合,有时一年里我们为她两姐弟处理好几次的转校手续,她父母的分分合合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平常事了,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记得她小学毕业后我在北海的某夜市集遇见了她,那时她已是一位15岁的含苞待放的美少女,若她没趋前叫我我也认不出她来。她还告诉我她已离家出走两年,与家人断绝来往,现在和爱她的男友同居,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听了她的话后我愣住了,当时的我竟吓到忘了向她要联络号码,错失了再与她联络的机会。虽然她与男友都住在北海一带,可是在那次碰面后我却没有机会再与她重逢了!

离开机场的回程中,我一直都在担忧着阿妮,不知道现在的她还好吗?但愿她是幸福的!

我真想借此机会警惕时下的青少年凡事都得三思,特别是那些正值的少女们可别一味向往自由,贪图于外面七彩的世界。别总是轻信别人的甜言蜜语而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已是百年身。


陶乐心情记载

于2009年5月15日
 

陶乐之轩 Copyright © 2010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Graphic from Enakei | Best Kindle De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