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我不是寂寞的!

发帖者 taurus 时间: 星期一, 一月 25, 2010
反应: 

上星期,上司召见我问我对电脑有何见解?他说学校现在急需一位电脑专家,问我在大学时有没有上电脑课,还说什么校方欲托付重任予我,说什么只要肯学什么都没问题。那时,我天真的以为告知他我以前在学校也是penyelaras ICT,在那儿做得一塌糊涂,常坐在电脑前不知所措等的问题他就会同情我,不会把重任交给我。怎知,原来那天我所说的话他只听进了一句:“我曾是Penyelaras ICT",其他什么欲哭无泪等的话似乎都被省略掉了!

周六补课时,图书馆负责老师告诉我,要我无需再到图书馆去服务了,原因很简单:我被上司拉到电脑部去了!我问她能否让我呆在那里,别让我走?顿时,我的双眼范红,眼泪就在那儿打滚了!她说她没权利这么做,叫我去见副校长吧!最后,她无奈地看着我,然后带我会见上司去......结果,最后答案还是不如我所愿。

下午班副校长召见,过后还有一连串的甲、乙、丙、丁前来祝福与恭贺,让我更是矛盾起来。教育是我前来校园的根本,现在我的工作环境就像要大大改变似的!以前我常说自己是个躲在庙里的小角落,重复教着同样的道理与理论,一样的东西重复21次,像极机械人!朋友常问我,你这样下去肯定会沉沦,你不想改变吗?若你问我想不想改变?我想若要改变,我要教华语!而不是去变成电脑专家(专门害人家)吧?

其实,开始时我是任命了!只是过后科主任唤来的一句:“你是学校唯一的生活技能主修老师,你走了怎么像话?就由临教来取代怎么可以?听到了这句话,我觉得好对不起大家啊!(虽然我坚信没了我这地球还是一样地在转动,没舍大不了!只是,我觉得自己较适合教育而非电脑)。放学前,电脑负责老师趋前来,说了一连串的话语,要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因为像她那样主修电脑的人都无法胜任了,没有电脑后盾的我又会有怎样的一番作为呢?我越听越发毛,这问题似乎牵系了我好多天,我该怎样推辞?我甚至怪自己的那句penyelaras ICT的字眼,它就是绑在我脚下的一颗大石头,让我倍感沉重。奈何,一切都已成定局,再怎么埋怨也是......

今天,我见了他在问他可否再做改变?我愿意依旧负责图书馆,沐浴在书海里;我愿意依然教着28节课;我愿意为了学校,从旁协助就是不想坐正位子,结果......不必我多说你也会明白吧?

今天,我还是到红队去;过后到图书馆去完成还未完成的工作。图书馆上司看到我,问我怎么还来?我无奈地望着她深叹了一口气,她感觉到我的无奈、无助,安抚了我。她语重心长的给我一些见解与劝告,我都听在心里。她像妈妈一样地给我分析;我憋住呼吸,深怕我会不小心淹没了图书馆......

她走出房间,一串串热热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是我转换跑道后留下的第一滴眼泪,是在我无助时突然有人伸出双手搀扶你的感动!

休息节时同事们都聊起我的事,自去年就开始与我并肩做伴同事(上星期没来)知道我的状况后一直帮我想出路,看着他努力帮我找借口,带我进副校长室等举动真的让我感动不已。放学离开办公室前看到我还在批改簿子,更敲打我的桌子示意我该放松自己回家去了!一起步出办公室时的对话,我知道他也正为我的事伤脑筋的,我告诉他:“i dont want to think too much, just do what i can..."

其实,今天的心情我在十年前就有相似的感触。当年初出茅庐,同样在半年后被校长慧眼卿点上课外活动主任这热板凳时,我处于六年级级任与课外活动主任的两项大石头上,埋怨与难过。当时,校长抛出的一句话:“我相信你能胜任,我不会看错人的!相信自己吧!”我无奈地把工作逐一追上,从毫无头绪到诸多要求,更从一无所知到各项活动到略有所知,更在校长的协助下我校的kampung篮球队成了吉南区的强敌之一、铅球与演讲等项目也不为人后......

今天,我在听了图书馆老师的一番话后,突然想起了我这位可敬可爱的校长,好久以前的那句话:“ 相信自己吧!”可是,这句话我永远都无法从您口中听到了!不过,我会加油!

0 评论:

 

陶乐之轩 Copyright © 2010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Graphic from Enakei | Best Kindle De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