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0日星期四

暖暖

发帖者 taurus 时间: 星期四, 九月 20, 2012
反应: 

此文章刊登于2012年9月26日 《光华。蕉风椰语》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12/09/26/3.html

  ~我们的社会还有希望!~


最近面子书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在等待我的答复加他为朋友。我不确定他是谁,所以没有接受他的邀求。最近他更新照片,再次提出要求。我仔细一看,是他--阿昌。我觉得好愕然,不过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当我接受阿昌,把他加入为面子朋友后,在线上的他马上递来信息:老师,您还记得我吗?我回他道:我当然记得你,我司南马的学生许志昌!你长大了,我老了......”阿昌告诉我他现在在新山工作, 帮忙哥哥打理生意,当上了主管。我问他现在还有像小时候那样倔强吗?记得他小六那年我是他的班主任,常常在班上处罚他这位一号人物,当年许多老师天天都向我投诉这位处在叛逆的小六生,有时我为了他气得咬牙切齿,更有一次他竟不忿我的处罚而站在我身前,紧握拳头,像是熊熊的烈火欲把我吞噬。当年我初出茅庐投身教育,没有经验,那一刻我是怕的,不过我还得站稳脚指正他的不是,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

听说阿昌小学毕业后,读了几年的中学教育就辍学了!以前听他同学向我报告他的状况我也会帮他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真的很鲁莽,很野蛮,我真怕他会一失足成成千古恨。阿昌小学毕业后未曾联络我, 有时我在他的家乡遇见他他也未曾趋前与我交谈,我想他应该对我有少许的敌意吧?

昨晚, 阿昌透过面子书跟我谈上了,阿昌打字很慢,而且错字很多,不过句句话都让我感觉好温暖。离线前,他告诉我他还没好好谢谢我,谢谢我当年努力想教好他,就只是当年年纪小不懂事,有机会要找阿伟一起请我喝茶。阿伟是他当年的死党,曾有一次记录是在我鞭打他时,他从裤袋里亮出了手工刀作状想回报我,是我特别恭敬的一个学生!

听了阿昌的这番话, 突然我视线模糊一片,心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久久不去。结果我在床上辗转难眠,那是因为阿昌简单的一句话,温暖了我心房......

教育这条路难免会波折重重,难免会有心如刀割,但只要我们真心付出,相信学生终会明白我的一番苦心。我愿与全天下的教育工作者共勉之,愿大家不会为了当下的挫折而被它击败

0 评论:

 

陶乐之轩 Copyright © 2010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Graphic from Enakei | Best Kindle De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