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5日星期二

那些年中秋节的日子

发帖者 taurus 时间: 星期二, 九月 25, 2012
反应: 



此文章刊登于2012年10月3日《光华日报副刊》

“朗朗朗,牙灯廊;会会会,牙灯火;机机机,拿飞机……(福建童谣)”这是我们在中秋节都会朗朗上口的中秋民谣,小时候一帮朋友,男男女女声势浩大 地提着灯笼,走过马来村庄,越过菜园小河,再回到集合地点,然后把各自的灯笼挂在家外的篱笆上,几十个灯笼发出的光芒多么亮眼啊!每年的中秋节,我都会不 经意怀念起那段童年中秋节的日子。

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爸爸买回来的传统灯笼每年都要好好保管,中秋节后就要好好把它包起来,然后放在床底 下待下一个中秋再把它拿出来。灯笼是不堪一击的,有时因为自己的疏忽就会把灯笼纸弄破了,若蜡烛放不好或风太狂更会把整个灯笼烧了!当时年纪尚小的我都会 一手提着烧毁的灯笼,另一手擦拭眼泪回家去。如果运气好,妈妈就会去买灯笼纸帮我在给烧毁的灯笼换上新装,若是碰到家里经济不济时就会被妈妈骂得狗血淋 头,追问为什么那么粗心?把血汗钱都烧了。

有些年,我家连要买灯笼也是件奢侈的事。不过,妈妈还是会给我惊喜,拿起罐头刀,在罐头上划了几 道直线,再把罐头压扁制成了特制的铝罐灯笼给我。没有华丽灯笼的我还是可以参与乡区的中秋灯笼游行队伍,只是心情有点失落,提起大家眼中畸形怪状的灯笼, 被大伙儿调侃,当时我觉得自己好可怜哦!
上了中学后,我搬离了那片被椰林围绕的村落,迁移到一个没有蝉鸣鸟叫的地方去生活,每年的中秋好像 都是空白一片的。直到我被调派到吉打司南马去执教的那段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种感觉,浓浓的中秋气氛又再围绕着我。这里每年都有灯笼制作比赛,学 生们不需老师指导也能制出精致且让人惊叹的灯笼来。原来这里可出产了无数的灯笼制作的全国冠军高手。在那里生活了几年,我几乎每年都有机会与学生约好,摇 身一变回到了童年时稚气十足的小女孩,与一群不同种族的学生提着灯笼,游逛这片充满童年记忆的乡间小路,一路上我们是必须提高警惕,借着烛光避过地上的堆 堆黄金,这里的居民都相当重视中秋节,有些家庭更在八月十五进行拜月亮,赏月、品茶、享受自制的月饼,这里充满着浓浓的中秋节气息,大家都非常重视这个意 义非凡的佳节。

暂别教育界,回到大学生活的那几年,好友总会在中秋前夕买来了一些纸灯笼送给我们,有时大伙儿提着灯笼在宿舍附近游行,引来 了不少异族同学的参与,我们没有朗朗上口的童谣,却有多远种族的参与与欢笑声,这样过中秋节擦出了一个马来西亚不一样的火花,非常灿烂,也让人怀念不已。

现 在回到大城市生活,每年的中秋节都只有电台播出的《月亮圆》《水调歌头》与车笛声;校园里、购物广场里灯笼高挂,华丽非凡,但却像少了什么似的。是亲情 吗?是大家的联系吗?还是……我常会隐隐回望小时候那段提着铁罐灯笼,以为自己是最可怜,但却是最幸福的时候,多少次,妈妈买不起灯笼,努力寻找铝罐用罐 头刀制作灯笼时血流不止的时候,那夹杂着母爱的力量;那段与多元种族的乡间小孩提着自制的灯笼,那些因有惰性而常被你骂得狗血淋头,没能定时交上课业,却 能准时赴约的乡区小孩,与你提着灯笼,拉近了师生情谊的日子;这里每户远行的游子们每年的中秋必定回家与家里的两老齐赏月,反映出三代情的亲密关系;那段 在大学打拼学业,也拉近了其他族群与华族传统文化的精神;那些中秋节的日子是我毕生难忘的,也是最珍贵的。

1 评论:

HK on 2012年9月26日 下午1:27 说...

哈哈,那福建燈籠童謠,我有傳教我女兒!

 

陶乐之轩 Copyright © 2010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Graphic from Enakei | Best Kindle Device